要看术后排便功能如何

2020-05-26 19:54

为了防止刚刚成形的肛门被感染,张钦明在这次术后3个月左右,又为小晨晨实行了关瘘术,也就是关闭下腹部的瘘口,从而使小晨晨可以使用肛门正常排便。之后,张钦明还特意向监护人教导了一些训练方案,以帮助小晨晨尽可能恢复括约肌功能。就这样,手术成功的小晨晨被家长接回家中,今年已经上幼儿园了。

作家陈岚发起的保护中国受虐儿童的民间组织“小希望之家”,创立之初主要目的是救助危急重症的孩子。按照就近治疗的原则,一些北方地区的孩子会被送到八一儿童医院或者北京和睦家医院。

“有了案例我会先找张主任做一下评估。”陈岚说,张钦明的态度永远都是乐观的。数年前,一个先天食道闭锁的男婴,在小希望之家介入援助之时,已经饿了五天六夜,体重只剩下三斤多一点,这么瘦小的身体可能连手术的麻醉关都过不去。陈岚几乎是在完全不抱希望的情况下联系了张钦明,得到的却是他淡定却又有分量的回答:“1.5斤的我也做过。”一句话让陈岚感受到了生的力量,眼泪夺眶而出。张钦明为宝宝做的手术非常成功,如今孩子已经六岁,性格活泼,监护人还经常会发视频给陈岚。“他给人的感觉是永远波澜不惊,他说他的使命就是救死扶伤,只要孩子活着就有希望,也正是这份从不放弃的希望,给了那么多孩子重生的机会。”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张钦明说,与成人外科手术不同,除了孩子腔体小,手术需要更精细以外,术后能否重建功能,让孩子正常融入社会有尊严的生活,一直是他格外关心的地方。“如果是八九十岁的老年人术后带着尿袋生活,影响的可能是接下来的十年,而一个才出生不久的孩子,未来还有很长的几十年要生活,带着尿袋是没办法正常学习生活的,这影响的会是孩子的一生。”正是在这种考虑下,张钦明每为一名复杂畸形儿手术时,都会更加严格的要求并提醒自己:这次手术不是只管孩子一时,更要对他一辈子负责。

免责声明:

近日,北京和睦家医院小儿外科救治了一例食道闭锁的患儿,这个6个月的宝宝在外院做了胃造瘘并且一直靠打奶维系生命。由于食道上下端距离较远,外院医生建议每天在x光的监测下做远近端对接,等6个月左右的时间,食道上下端距离拉近了再做手术。但对于这个当时没有监护人的宝宝来说,长时间住院并不现实。于是,张钦明从天津将宝宝接回来之后,决定将两三次的手术合并成一个“复杂”的一次性的手术。张钦明带领团队从宝宝身上取一根足够长的带血管的小肠,从腹腔穿到胸腔,连接好食道后进行缝合。尽管面临着术后并发症多、出血多等风险,但凭借着过硬的技术,整个手术从早晨八点持续到下午四点圆满完成。如今,张钦明每周去天津出诊都会进行回访,看看宝宝有没有合并症,并观察孩子的吞咽功能。“好消息是,现在宝宝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类似的案例比比皆是,出生在2017年1月1日的小晨晨刚一降生便遇到了生命的难关,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先天性高位肛门闭锁以及左肾缺失、泌尿系统畸形,而肛门闭锁称得上是不及时处理就可能导致新生儿死亡的“恶魔”。

同时,小儿外科的术后护理也对孩子的监护人、福利院的护理人员等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需要他们掌握导尿、洗肠、功能康复训练等技能,等孩子长大能够自己完成这些技能时,就能实现生活自理,真正融入社会。例如,肛门闭锁的患儿不仅是做一个人造肛门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功能重建,要看术后排便功能如何。如果第一次手术效果不佳,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修补来重建功能。

在小晨晨出生的医院,医生根据情况迅速为他做了一期结肠造瘘术,用作暂时性人工肛门,先保住他的生命,打算后期再进行二期肛门成形术和三期关瘘术,解决“无肛”问题。在寄养机构“天使之家”生活6个月以后,小晨晨成为了和睦家爱心基金的救助对象,张钦明选择使用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来为其完成肛门成形术,利用达芬奇精度高、灵活性强等特点,尽量减少小晨晨的痛苦。大约3小时的手术,小晨晨的出血量仅有5毫升左右。

小儿消化道及泌尿生殖道复杂畸形,因其在诊断治疗及功能维护方面的棘手性,一直是小儿外科医生面临的巨大挑战,其诊疗能力体现了我国小儿外科医疗水平。比如,新生儿胆道闭锁需要早发现早治疗,最佳手术时间仅有60天,否则肝硬变将无法逆转。并且,相当一部分手术是姑息性手术,孩子长大了还需要做肝移植,而肝移植后有一系列问题,需要终生服用免疫抑制剂的药物。在小儿复杂畸形中,“食道闭锁”也是小儿外科面临的一大难题。食道闭锁一般是指食道上下两段不连接,需要根据上下端的距离来分析病情,距离较远的可能需要两到三次手术,术后可能会有胃液反流、食道狭窄等问题,孩子需要定期复诊。